桃色蛋白質



看了一集會讓人掉淚的訪問,明明就沒有什麼生離死別的事,為什麼還會那麼難過呢?



候佩岑和陳昇訪問劉若英,一開始氣氛就變了,因為多年的「恩怨情仇」的關係,很快就變成候佩岑陪劉若英來與陳昇說話(不如說是質問吧!),主持人結果變成主角。



他們是感情很深厚的師徒關係,對劉若英而言,陳昇是永遠的依靠,即使她年紀再大,無論多少年以後,或者到了天涯海角,她永遠永遠希望陳昇會陪他說說話。有太多次,劉若英跑去找陳昇,只是聽一通電話,或是見上一面讓陳昇摸摸她的頭,她就覺得自己有了很多勇氣可以重新出發。



這是劉若英要的,永遠永遠的依靠,即使,那只是精神上的想像而已。



陳昇一直說,「你飛得太遠,飛得太遠,我怎麼找得回來呢?你像一隻風箏,飛那遠掉下來了,那麼遠我怎麼也接不到。」劉若英說,「你手上還有線啊,順著線找,你一定可以把我撿回來。」陳昇說,「我還有我的事要做啊。」一直在拉扯,拉扯二個心中,一直延伸到心底最痛的那條線。



這倒底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呢?原來,陪伴不可能會是永遠的啊。



陳昇說,「我永遠不會是那種,問你什麼時要回家吃飯的爸爸;我反而會是,那種讓你永遠找不到的爸爸。」



我明白那是什麼意思。



我大四在當清華電台新聞部長的時候,我請我的好朋友宗岱當我的專題組長,分了幾個記者請他帶。有一次我們在討論帶記者的態度,我問宗岱,你是否對他們太殘忍了?宗岱說,「我是那種會推小獅子入火坑的母獅子,惟有這樣,小獅子才會長大,這樣的母獅才有真正的、更偉大的愛啊。」



他是獅子座的,我是巨蟹座的,所以我們那麼不一樣。

** ** **

訪問過程中唱了二首歌。一首是風箏,劉若英就是一隻飛得很遠很遠的風箏,希望無論如何,陳昇會永遠永遠疼她。但是,是否在陳昇的心目中,劉若英會因為這樣而永遠不想長大呢?



另一首是純情青春夢,一首很難過的離別曲,「女孩子長大了,要有自己的想法。」,算是對劉若英的祝福吧!





** ** **

風箏

作詞:陳昇 作曲:陳昇



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容易擔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將線交你手中 卻也不敢飛得太遠

不管我隨著風飛翔到雲間我希望你能看得見

就算我偶爾會貪玩迷了路也知道你在等著我



我是一個貪玩又自由的風箏每天都會讓你擔憂

如果有一天迷失風中 要如何回到你身邊

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容易擔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會在烏雲來時輕輕滑落在你懷中



我是一個貪玩又自由的風箏每天都會讓你擔憂

如果有一天迷失風中 要如何回到你身邊

貪玩又自由的風箏 每天都遊戲在天空

如果有一天扯斷了線 你是否會回來尋找我

如果有一天迷失風中 帶我回到你的懷中

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容易擔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在飛翔的時候 卻也不敢飛得太遠





純情青春夢

作詞:陳昇 作曲:鄭文魁 編曲:李正帆



送你到火車頭 越頭就做你走 親像斷線風吹 雙人放手就來自由飛

阮還有幾句話 想要對你解釋 看是藏在心肝底較實在



阮也有每天等 只驚等來的是絕望

想來想去 抹凍辜負著青春夢 青春夢

咱兩人相欠債 你欠阮有較多 歸去看破來切切 較實在



送你到火車頭 越頭阮要來走 親像斷線風吹 雙人放手就愛自由飛

不是阮不肯等 時代已經不同 查某人嘛有自己的想法



甘願是不曾等 較贏等來是一場空

想來想去 同款辜負著青春夢 青春夢

唱歌來解憂愁 歌聲是真溫柔 查某人嘛有自己的願望



阮也有每天等 只驚等來的是絕望

想來想去 抹凍辜負著青春夢 青春夢

不是阮不肯等 時代已經不同 查某人嘛有自己的願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豬豬 的頭像
㊣豬豬

從植物變形為礦物的過程中

㊣豬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